小老板谈生意 小心陷入赌博骗局

励志赚钱 经营管理者 47次浏览 未收录 0个评论

  刘总在深圳宝安经营着一个小机械厂,生意清淡。一天,刘总的办公室电话响起,他接听后喜上眉梢,原来有生意上门。刘总约客户第二天来厂实地考察。

  第二天,一个叫李健的年轻男子来到刘总的厂。看过车间,李健对设备人员和生产能力等状况表示满意。刘总心虚,壮胆问他:“本厂弱小何以入法眼?”李健说:“你厂小会更加重视我这笔生意,凡事你老板亲力亲为更让我们放心。”刘总的弱点在他嘴里成了优点,不由心生感激。

  交谈中,李健说老板是他的舅舅,在香港做地铺生意,赚了点钱,就过这边来投资办厂,因此需要采购一批机械设备,公司暂时在一家酒店办公。这生意谈得如此顺,刘总心里有些不踏实。李健走后,刘总拿出李健留下的名片,把上面所有的座机号码全拨一遍。电话都有人接,接电话有男有女,全说:“李经理出去办事了,有事请打其手机。”名片上还有一个香港的电话号码,刘总也拨通了,接听者回答的内容也大同小异。刘总放下了心。

  刘总等了几天,正坐立不安地想这生意是不是变卦了。李健打来了电话,告诉刘总“舅舅明日来深视察工作,约刘总面谈敲定此事”。

  第二天,刘总带着司机开车到李健指定的地点–某酒店的暂时办公场所。刘总进去的时候,里面有一拨人在谈别的生意。刘总凝神听了一会儿,好像是李健他们公司要采购一批叉车,正在与安徽“合X”的代理商谈。由于专业的缘故,刘总对“合X”的产品很了解,对于他们的商谈内容也觉得十分正规和专业。

  李健对刘总说:“‘合X’的人脑筋太死了,就是不肯让价,都谈了几回了,其实我们公司也看好他们的‘合X’的。刘总,咱们到里间去谈。”

  进到里间,李健拿出一卷图纸摊在桌上,都是0号的,一看就是专业绘图仪绘制出来的,再看图纸右下角,全标有“SANYO”的图戳–日本的全套图纸。刘总平静下来,花了一个多小时,把图纸看了看,在心里给出了个报价,不禁窃喜,自认是逮着大鱼了。

  刘总对李健说:“价格和谁谈,你吗?”李健说还要和杨总说一下,就是在外面与“合X”商谈的戴眼镜的男子。

  李健把杨总请了进来,并为刘总作了介绍。刘总赶忙起身握手。杨总说:“抱歉,让你久等了,真难搞,他们的价格总算降了。”

  刘总壮着胆子把价格加了10%报给杨总,杨总不以为意地说:“这事阿健负责,今天叫你来,主要是和我们老板见见面,他现在正从香港往这边赶,我给打个电话,看到哪里了。”

  说完,杨总走到一边拨了电话,用白话说:“张先生,您现在在哪?人已经到了,在等您呢。”打完电话,杨总对刘总说:“sorry,BOSS还没过关。”

  刘总说:“没关系,咱等等。”为了套近乎,刘总没话找话,也是为了了解对方的各种背景。而越了解,刘总越相信他们,精神更松弛了下来。杨总说:“老板没这么快到,不如咱下去吃顿饭吧。”刘总欣然同意。

  席间其乐融融,宾主尽欢,喝了几瓶啤酒,李健、杨总开始和刘总称兄道弟。令刘总意想不到也大为感动的是,餐后李健主动埋单,刘总抢都抢不过。

  上楼回房后,杨总又打了电话给老板:“张先生你好,几时能到?哦,在排队过关啊,没那么快。刘总还在……”刘总在旁边听出来,老板还在香港靠罗湖那侧排队过关,心里嘀咕:岂不是又得等很长时间。

  杨总随即提议:“刘总,干等也是等,要不咱搓两把?”刘总说:“没问题,不过别玩太大,我身上没带太多钱。”杨总说:“小赌怡情,大赌伤身,咱又不是专业赌徒,纯粹是消磨时间,就玩‘一二的’。”刘总本不爱赌,但因为开小工厂,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偶尔也玩上两把,所以对这种场合并不太怵,对杨总的提议也不反对。“一二的”就是广东麻将一百两百的,“一二的”正常玩下来,输赢也就几千块钱。所以刘总当时也就无所畏惧,反觉得杨总善解人意,出了个好主意消磨等待老板的时间,自己便客随主便了。

  前面提到玩“一二的”正常玩的话输嬴就几千元,但如果做成大胡,是要翻番的,几把下来,刘总就输几万元了。刘总提出不玩了,身上没那么多现金可给。杨总安慰他:“没关系,输的钱以后在付给你的货款里扣。”听了这话,刘总精神一振,继续玩下去想翻本。又几把下来,他就输了几十万元了。

  结果刘总不仅没有赢得订单,还将厂里不少设备抵给了对方,至今他也不明白究竟是自己的手气不佳,还是掉入了一个骗局。

  文/周佩仪


励志走下去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 , 转载请注明小老板谈生意 小心陷入赌博骗局
喜欢 (0)
[753598240@qq.com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